惆怅暮烟垂

个人爱好,圈警误扰,不喜点❌,岁月静好。

当白振赫与天枢互穿

    事情发生在白振赫与洛伽确认关系,洛伽完成任务之后。天枢当然还是单身狗🐶🐶🐶


    1.某一天,在天珠的神秘作用下,天枢赶着流行趋势,穿越了。他睁开眼的一瞬间,感觉一具滚烫的肉体紧紧的拥抱着自己。作为一名自小在寺庙长大,然后无缝对接通缉犯生涯,四十多年母胎solo的天枢感觉事有点大,非常大。然后他就把身边的洛伽打了一顿。


    昨天为了完成七星社的洗白工作筋疲力尽的洛伽酣睡中被人劈头盖脸揍了一顿,虽然自己与男朋友日常交流方式本就是“打是亲骂是爱,情到浓处拿枪踹”,但洛伽还是懵逼了。当然懵逼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有自家铁面硬汉边打边喊“要死了要死了,小子你胆感占我老人家的便宜 要死了要死了。”


    2.于永义懵逼的看着海兰第十二次把小黑从莫名变娘的老白手里抢过来,第二十次打掉老白喂到小黑嘴边的不明物体。


    “洛伽,你说老白这是被鬼附身了吧。”看着老白傲娇的插着腰,冲着海兰嚷嚷着,于永义感觉自己被雷劈了。当然,这并不妨碍于永义拿出手机,把这宝贵的一幕永远保存了下来,并暗自决定回去复制个百八十份时刻观摩。

    于永义的手机被穿回来的白振赫徒手捏爆那就是后话了。😤😤😤😤

    3.海兰看着一个用兰花指拿着风筝,踮着脚问自己要不要去放风筝的白振赫,无语凝噎。虽然大叔终于撩自己了,可为什么一点都不开心呢?还有,大叔,你这看孙女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4.海兰被蹦蹦跳跳的白振赫牵着走在郊外的小路上(👆👆👆上面一句话读出来是不是就有被雷劈了的感觉?👆👆👆)

    鼎盛和的花衬衫只会迟到,永远不会缺席。海兰看到二十几个花衬衫包围了自己和看起来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七星社三把手,一阵绝望。估计明天兰库帕小报头条就是《一代战神白振赫莫名变娘,惨遭鼎盛和一枪爆头》。👳👳👳

     自己连标题都想了十七八个了,可是海兰还是没有感到任何肉体上的疼痛,好奇的举目四望,就看到翘着兰花指的拳头拳拳到肉,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解决了花衬衫们。

    完了,海兰更绝望了,明天的小报头条估计是《一代战神白振赫莫名变娘,疑似修炼葵花宝典》!!!

    金庸老先生在上,《笑傲江湖》的收视率在兰库帕仅次于《古惑仔》。

    5.被毒蛇🐍🐍🐍猴子🐵🐵🐵包围的白振赫:喵喵喵?


沃德天!!!洁叔穿狱服的时候简直帅断腿!!!!!他的锁骨怎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fall down(耀瞳)——大结局

https://shimo.im/docs/lpkwz2hT9fcKAy2w/ 《Fall Down(大结局)补车》,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已补档,大家可以试试能不能看。

Fall Down(大结局上)——耀瞳

最近三次元真的十分混乱,出门旅个游还把手机丢了,用手机码字存货也便宜了那些小偷,我还要一点一点的打回来!!!诅咒他们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这是倒数第二篇,明天一定完结,我发誓!!!

——————————————————————————————————————

虽然在昏睡之前,白羽瞳感受到了展耀的气息,可是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看着房间深蓝主调的装潢,还是呼气急促,双手也微微颤抖,“哗哗”的声音传来,凝望着双手绑着的铁链,白羽瞳的理性告诉自己尹钤已经死了,脑海中一遍遍闪现尹钤的验尸报告,直到卧室门被缓缓打开,一个深蓝色的修长身影拖着盘子走了进来。

“猫儿”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谁帮你把我搬过来的?”

“大小丁,我告诉他们我把你迷晕了,他们笑的很淫荡。”展耀缓缓弯下身把手中的托盘放在床头橱上,“然后十分积极的把你抬过来了。”

“坏了,大小丁那两个大嘴巴,明天sci全组估计都知道这事了!”白羽瞳一脸wtf的表情,感叹自己的组长威信的一去不复返。

“忙着关心自己的威信,不如先关心关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吧,白大组长。”

“猫儿,你这是干什么?”举了举胳膊示意一下手腕上的锁链,“我哪次不依你,怎么,还怕我反抗啊?”挑起眉毛,妩媚的丹凤眼朝着展耀撇了过去。

“在我面前,你不要强撑了好不好。”展耀并没有因为白羽瞳的调笑感到开心,弯腰伸手抚摸着捆着铁链的手腕,“你在抖,小白,你在发抖,你有超强的自控能力,可是现在在面对我的时候忍不住发抖。”

“猫儿……”

“我先给你上药好不好,小白,你的伤口今天还没处理。”展耀回避了这个问题,白羽瞳不会在穷凶极恶的凶手面前示弱,可是在自己面前,他苍白的可怜。

“那你先放开我,我自己来。”说着白羽瞳坐起身,想要接过药瓶。

“这次,你准备用什么借口支开我?买饭?拿衣服?这几天,你一直不让我看你的伤口,上药也都避开我,让我帮你,不要再逃避了,好不好。”转手将药瓶放到床上人够不到的地方。展耀瞪着一双猫儿眼,固执的看着他的病人。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干什么还要坚持看伤口?”放松身体向后一趟,把自己舒服的放到床上,白羽瞳放弃了抗议,反正自己宠猫无下限,迟早会投降的,索性不费力气挣扎。

棉球蘸着微凉的药膏缓缓涂抹着自己手背的划伤,

“这是在浴缸里你提到我被划伤的是不是?”

微翘的薄唇轻轻吻上已经结疤的伤口,舌尖带出了一抹水色。

“这个伤痕里,有我。”

换了一种药膏,抹向了腰间电击留下的淤青。

“这是他喂你麻药时,你反抗留下的,是不是,你明知道没有胜算,为什么犯傻?”

“我……”话刚出口就被堵住了,舌尖带着药膏的味道侵袭味蕾,薄荷的苦味在舌尖缠绕间渐渐消散,最后还带出一丝甜味来。

当白羽瞳沉浸在这个吻中,突然感到额头一痛,额头上的缝合线被人使劲摁了一下。

“哎呦!疼疼疼!”

“这是在那间客厅,撞的?现在知道疼了!拿自己的眼睛去撞铁刃,长本事了!”

“对不起,猫儿。”歉意的看着狠狠瞪着自己的人,白羽瞳知道如果自己出了事,那么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展耀更悲伤,可是情势所逼、不得不为。

“小白,你知道我看到客厅那片血迹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我想将伤害你的人千刀万剐、拨皮淬骨!然后,我……会去陪你。”

“其实一开始,我是真的是瞄准了的,只不过”白羽瞳在铁链禁锢范围内尽力向上伸手,温柔的抚摸着展耀的肩头,“要不然,我白队长的准头怎么会那么差。”

“是啊,白队长破釜沉舟的好气魄,可是现在怎么开始偷偷摸摸了?如果这些伤疤都不是你避讳我的原因,那就只剩……”展耀的手指顺着下颌骨滑到了胸膛,在缝合线的映衬下“y”型的伤疤格外的狰狞。身下的躯体开始无意识的扭曲,原本放松的搭在自己肩膀的手开始无意识的僵硬。

“这才是你PTSD的病因对不对,他才是你一直逃避我、恐惧我的原因对不对?!”

“猫儿,说实话,当时他动刀子的时候我是不屑的,他说刻上他的记号我就是他的了,听到这句话我甚至想笑,可是安全了之后,我却无法直视它。我的理智告诉我尹钤死了,可是我却觉得他活在这道伤疤里,这道该死的伤疤时时刻刻提醒我有这么一个疯子曾经掌控过我的身体,而那个疯子还该死的不是你!”惶惶的不安,在理智压抑的边边角角处逸散出来。

“是我,你可以把他当做我!尹钤做了许多错事,但是这件事我甚至想要谢谢他。”

缓缓划过被白羽瞳视为耻辱的标记,迎着泛红的眼睛,解释道:“我想要在你身上烙上标记,让你属于我,可是我却不会伤害你,但是尹钤帮我做到了,这个疤痕不是‘yin’,是‘yao’,是我,是我的标记。尹钤一生都活在别人的阴影里,就连最后留下的痕迹,也是为我做了嫁衣。”

“你看,绕来绕去你还是我的。”擒住渐渐恢复血色的双唇,双手伸向了身下人的腰带。

Fall Down(耀瞳)——第九章

最近没有更新一部分是因为三次元事忙,至于另一方面其实是真不会写治疗,PTSD我也不会治啊,所以憋了好几天还是没有写出来,这应该是倒数第二章,和大家打个商量,之前开了好几章的假车,下一章开辆真车咱们就当治好了可不可以?不要纠结科学性的问题哈。

——————————————————————————————

“猫儿,对不起,我……”突然暴躁的白羽瞳平静下来,低着头,死死盯着地上的碎片。

“小白,你经历了什么?”展耀知道自己之前是太过乐观了,白羽瞳被绑架了15个小时,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从他的伤口还有身体状况都可以推测一二,又怎么会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猫儿,我真没事,医生也检查了,就这点儿小伤不出三天我就活蹦乱跳了。”白羽瞳一直低着头,从声音中展耀都能听出他的强颜欢笑。

“是吗?”展耀突然靠近病床,一手按住病人的肩膀,一受抓住他的手腕,能够感觉到手下的肌肉绷紧、颤抖,以及,压抑的呼吸。“这就是你说的活蹦乱跳?小白,你准备再不与我接触了吗?

“不是,我只是以为……”白羽瞳慌张的抬起头接连否认。

“以为什么?以为PTSD可以自己恢复?以为自己可以忍耐?小白,你见过那么多PTSD患者,有谁是靠忍走出来?你就准备从此之后与人的每一次接触都强忍着,直到你忍不下,或者伤到身边的人,伤到包局、伤到大姐、伤到我?”

“我不会伤到你的,猫儿。”

“那就说清楚,接受我的治疗,我能治好你,只要你对我说实话,只要你相信我!”展耀狠下心来逼白羽瞳,他见过太多PTSD患者,没有及时接受治疗,导致刺激源泛化,他不敢赌小白是不是其中之一,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治好他。

“猫儿,我当然相信你。好,你说治就治,我都听你的。”白羽瞳永远会对展耀妥协,不管是什么时候。

“其实这十几个小时,我大概有十个小时是沉睡的……”

……

“每一次他伤害你,都是在提到我之后,对吗?”

……

“不得不说,他确实有几分像我。”

……

患者尽力将自己解离,用旁观者的姿态讲述,医生尽力记住那些让自己痛苦的细节方便之后的治疗,这一场自述是对两人的折磨。

结束了谈话,展耀轻轻的走上前,给乖乖躺好的脸色苍白的病人盖上被子:“小白,你先休息,我在这陪你,放心。”

——————————————————

三天后。

白羽瞳身上的伤本没有大碍,在医院观察了三天,确定食用的药物没有潜在危害,没有各种并发症,就办理了出院,剩下的就是回家好好修养。

    展耀没有把白羽瞳带回他们同居之后的家,而是带回了很久不住的白羽瞳自己的公寓,尹钤虽不是故意的,但是他囚禁白羽瞳的地点装修确实和展耀公寓异曲同工,为了不再刺激白羽瞳只能先把他安顿在自己家。

为了自己厨房着想,白羽瞳虽然伤口在胸腹部还没好利索,还是下厨简单做了两份意面,自己不方便,劳烦那位生活五级残障帮忙端出来还差点全扣在地上,心惊胆战一晚上终于吃上了晚饭,也许是过程太过于曲折,吃完饭之后白羽瞳感觉自己晕晕沉沉的,刚要站起来收拾碗筷,突然眼前一黑,就朝地面栽了下去。

一双手半路搀住了他,令人安心的温度使白羽瞳放心的陷入黑暗。

Fall Down——第八章(耀瞳)

这次是真正的见面了啊,估计还有一两章就真正完结了,本章反派下线。

预警:本章父子、强迫隐喻,注意避雷。

————————————————————————————

赵虎永远也忘不了救出白sir的那一天,他看着展sir从孤儿院出来,看着他平静的听蒋翎带来的坏消息,看着他冷静的在地图上划分区域、安排人手搜查,看着他随着时间的流逝脸色越来越苍白,想到最坏的情景,安慰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默默的希望自己天生的好运这次能够帮到白sir还有,已经濒临崩溃的展sir。

可是这次他们在大帽山南部已经搜查了近四十分钟,还是一无所获。直到“叮叮叮叮……”展耀的手机又一次响起,这一次是公孙来电。

“展耀,十年前尹钤父亲,尹书,死亡原因存疑,所以当时的刑侦部门进行了尸检,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尸检报告,最后证实他确实是跳楼自杀身亡,可是致使他自杀的原因是他死前曾进行过同性性行为,并且是被强迫的,彻查他的人际关系网时没有收获,父母双亲觉得这事丢人,也没有声张,最后按自杀定性。后来我看了当时人际关系调查记录,尹书是个老好人,深爱自己妻子,妻子难产死后拒绝再娶,一心扑在工作和孩子也就是尹钤身上。”说道这里,公孙停下来:“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也许,杀死这三个受害人不是尹钤的第一次犯罪,他早在十年前就逼死了自己的父亲。”

“还有,我看了尹钤和他母亲的照片,尹钤面容相貌八分像他母亲,气质穿着八分像你。”

“展sir,我查到了尹钤后来投身的那个研究所主要是研究人类记忆媒介,最后实验出现问题导致实验室被取缔,也就是这个时候尹钤来到了香港。”电话那头换了蒋翎,从敲打键盘的声音可以听出来即使在通话过程中她也没有停止搜索资料。

“啊!展sir,我查到了,不是在大帽山北部,是南部!大学和居民区是近几十年建盖的,那时候这个防空洞已经废弃了,所以没有任何官方资料,是一位大学生探险日记里记载的,发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蒋翎的这个消息如同一剂强心剂,赵虎立刻跟着大家上车赶去发来的位置。

赶到那个在外表看来十分普通的洞口,其他组员被安排去周边布控,赵虎跟着展耀走进山洞。一开始山洞内壁布满青苔,越往里走越干净,走到最后一扇门阻碍了他们的前路。赵虎自觉走上前开锁,不到五分钟就解开了这个目前最先进的密码锁。轻轻推开门,深蓝色布局的客厅映入眼中,展耀总觉得这房间布局和自己的警官宿舍装潢很像,可是自己的客厅里却从没有过扔在地上的白色衣裤、没有可怖的血迹。

展耀身为警察,即使被白羽瞳保护的再好,案发现场也不知见过多少了,可没有哪一次能像现在这样让他如坠冰窟、身心俱寒。他不敢再细看,紧赶几步顺着男人暴怒的嘶吼来到卧室门口,赵虎上前踹开房门,就看见了那高高举起闪着寒光的剪刀和床上鲜红的人影。赵虎不及细想抬枪打穿了那人的手腕,然后上前一脚将尹钤踹下床,一个小擒拿将绑匪制住。

展耀自从进了卧室,眼睛就只盯着自己饱受折磨的爱人,15个小时前还意气风发的青年,现在双手被铁链紧缚着,浑身除了内裤一丝不挂,额头和前胸的伤口还在冒血,整个人精神恍惚,半昏半醒。展耀爬上床想要解开困住白羽瞳的锁链,可是他刚刚触碰到爱人的手腕,就明显感觉到手下人的颤抖和抗拒,安抚的摸摸爱人的额头,安慰着低语:“小白,我来了,是我啊,小白,我是展耀。”

“死猫,你怎么来的这么晚?疼死白爷爷了。”一天之间无数次从昏睡中醒来,每一次都是更深一层的地狱,这次终于让他迎来了天堂。

“所有人注意,绑匪已被制服,安排人叫救护车,其他人继续守在门外,先不要进来。”赵虎看了大致情况,拦住了其他可能进来的警员,把时间留给了两个组长。可是他明显忽视了自己擒住的绑匪。

“你别动他,为什么你们都要从我手中夺走他!他明明是爱我的!”尹钤不断地挣扎,赵虎险些制不住他。展耀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轻轻地给白羽瞳穿上床边搭着的衣服,没有系扣子,害怕触碰到刚刚造成的伤口,然后拿起医药箱里的药物进行简单的处理。有条不紊的做完这些工作,他才回过头去第一次直视那个在心中已经被千刀万剐的人。

细细的打量了尹钤几眼,展耀突然笑了,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果然有几丝像我,怪不得羽瞳看的上你。”

“胡说,我和你不像,我不像你!”像是被触发了机关,已经渐渐平静的尹钤疯狂的想要扑向坐在床边的展耀。

“怎么不像?你的衣服,你的职业,你的气质不是都在模仿我吗?是为了羽瞳,对吗?”

“我没有!我没有!谁要模仿你!”

“哦,还有你这张脸。没有这张脸,尹书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不会,父亲是爱我的!”

“你父亲爱惨了你母亲,你是夺走她生命的凶手,他肯定恨惨了你!”

“不会!父亲不会恨我的。”

“他没表现出来可能只是因为你这张脸吧,确实有你母亲的影子。”

“影子……谁的影子?”赵虎感觉手下的挣扎陡然松懈,尹钤开始神情恍惚。

“你看,当你父亲发现你和他妻子不一样之后,是不是嫌弃你、厌恶你,为了摆脱你不惜一切代价?”

“父亲嫌弃我?他厌恶我?”是啊,父亲为了摆脱自己,宁可从楼上纵身跃下。

“当然,你看,羽瞳不也是吗?我在他身边,他绝不会多看你一眼。”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我在羽瞳身边,你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我……”

“你知道的,没有人在意你,没有人看到你,你的存在没有意义。”赵虎听着展耀越来越低缓的声音,迷糊之下手劲儿放松,竟让尹钤挣脱开。尹钤冲出房间,不顾洞外刑警警告,冲出山洞,他不能忍受再身处阴暗的角落,他不要再做一个影子。

“砰!”

随着一声枪响,尹钤,带着身上三条人命,或许还要加上十年前尹书的那条人命,在阳光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医院病房,下午三点。

白羽瞳经过几个小时的治疗,伤口已经缝合,体内的药物麻痹也得到了缓解,经过医生诊断发现没有更多的内伤,所以连重症监护室都没进,直接安排进了普通病房。现在坐在病床上啃着苹果,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果然是体能超强的白老鼠,这点伤半天就快好了,佩服佩服。”展耀坐在床边,也顺手拿了个香蕉吃,边吃边调侃。

“哎?猫儿,我现在是伤患哎,你连个苹果都不给我削。”

“好好好,白大爷喝不喝水啊?我喂你好不好?!”拿起床头柜上的水,调侃着递了过去。

“走开!”

病房里原本愉悦的空气随着被打碎杯子的凝固到了冰点。

Fall Down(耀瞳)——第七章

让我们恭喜耀瞳夫夫在本文第一次见面。

————————————————————————————

赵虎的观察被一段急促的铃声打断。

“展sir,大帽山根本没有军事防空洞。我查了大帽山的地形发现大帽山北部靠近学校和居民区,南部沿海,人迹罕至并且连树木稀少,更合适藏匿。”蒋翎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赵虎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白sir到底在哪儿?

我在哪?我希望自己在地狱。

“羽瞳!”

尹钤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白羽瞳,可是来不及,一心求死的力道那是这么容易阻截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撞过去,血花迸溅,然后扑倒在地上。

“羽瞳、羽瞳,你别吓我!”

颤抖着手转过白羽瞳的身子,看到了在惨白脸色的衬托下格外刺眼的血液蜿蜒而下。尹钤慌张的用手和衣服擦拭着血迹,仔细观察之后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没有伤到眼睛。”

原来白羽瞳本是奋力撞向桌角,拿眼睛对准突出的利刃,奈何半路力竭,身体稍稍下移了一段距离,这狠戾的一撞,留下了额头一寸长的划痕。被疼痛模糊的意识下,只能感觉到抱着自己的那双手越来越颤抖,贴着自己的胸膛喘息越来越剧烈。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宁可死也要离开我!我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把你们留在身边?”尹钤的语气从疑惑到激烈,然后猛地站起身,把失去了扶持的白羽瞳扔到了地上。

被血模糊的视线,逐渐消失的意识,这一切都在提醒白羽瞳他现在的处境,他没有能力再阻止任何事情的发生。只能任由失去理智的绑架犯拽着他的胳膊将他一路拖回了卧室,回头看一眼狼藉的客厅,白羽瞳难得还有心情自嘲:自己到底还是没有吃上早饭。

意料之中被扔上那张床,意料之中双手又被拴上铁链,可是站在床边的人却不是一开始那个满脸微笑、胸有成竹的表情,尹钤现在双眼赤红、死死的盯着躺在床上几乎全裸的白羽瞳,他额头上还有源源不断的血流下来,在刚刚的拖拽中甚至污染了整个上半身。

“你看,这伤口是为我留下的,那么深,即使痊愈了也会留下伤疤,以后只要你看到它就会想起我,多美好。”床头上放着急救箱,想来按照尹钤的谨慎,肯定早就设想到现在的情形,烦躁的用蛮力打开箱子,拿出了一把医用剪刀,“现在只要我多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即使离开我,你也不会忘了我!对!这样你才不会忘了我,你会永远是我的!是我的!”

“我、永远、不会、是你的。”费力的吐出毫不连贯的句子,然后无力的把头转向一边。完全不关心那人拿着剪刀缓缓的翻身上床、完全不关心那人跨坐在自己的腰腹部,然后俯下身子低头开始舔舐左胸口的血迹。

“羽瞳,你看,现在你是我的了!”剪刀足够锋利,划过光裸的皮肤没有带来过多的痛感,比受伤更加难以忍受的是在刻下完美的花体字的同时,有人在自己的耳边深情的低吟:“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你是我的……是我的……”

“我……是你……的?”钢铁般的意志也熬不过这么长时间的折磨,药物、失血、电击、饥饿还有催眠,恍惚间白羽瞳觉得身上那个深蓝色的身影特别的亲切和熟悉,他说自己是他的,“对,我是你的,猫儿,我是你……啊!。”剧烈的疼痛瞬间唤回了模糊的意志,胸口花体的“y”没有完成,最后的一笔因为持刀人的癫狂从左胸延伸到了右腹,皮肉翻腾、血流满身。

“你看清楚!我不是他!我不是展耀!为什么看不见我、为什么看不见我!”怒吼随着高高扬起的剪刀,砸向白羽瞳,“

“小白!”

“白sir!”


丧心病狂的拉郎脑洞。江枫*伯邑考。
没错,就是那副共浴的图片,让我开了一个丧心病狂的脑洞。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温碧霞版的《封神演义》,纣王就是看了苏妲己姐妹洗澡然后强招她们入宫,左拥右抱的。我们可以假设江枫和伯邑考是一对竹马竹马,一起洗♀澡♀,然后嘿嘿嘿,最后商朝覆灭两人隐居了。我实名想魂穿纣王。
tag不知道打的对不对,不对我就删

Fall Down(耀瞳)——第六章

本章走剧情,小白暂时下线,总不能破案过程不写啊,至于小白怎么了,下回分解啊。

————————————————————————————

“尹钤,27岁,A市人,A大心理学博士,曾任白sir所在警校心理辅导员。父母双亡,母亲是生他时难产死的,父亲十年前跳楼自杀身亡。白sir警校毕业后他就辞职了,辞职理由是继续进行心理学研究,加入了一个心理研究室,共呆了三年,三月前研究室解散,之后他就来了香港。”不到一小时,蒋翎就将尹钤的所有资料发给了展耀,“至于那几个小孩,我对比了全市所有小学的学生资料,没有任何匹配的。”

“查孤儿院!”

“展sir,全市共有10家孤儿院,孩子信息不全,没有办法对比啊。”蒋翎虽然是黑客高手,但是电脑中没有录入的信息她也束手无策。

“既然孩子没有信息,查管理人员,与尹钤人际关系网做交叉比对。”那些孩子训练有素,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尹钤一定有人帮忙,那个人是找到尹钤的关键。

“找到了,西郊的光明孤儿院,副院长袁华曾经也是心理研究室的成员,一年前退出,来到孤儿院任职。还有,本案第一名死者,那位牧师就是这家孤儿院的院长,案发之后就是这位袁副院长管理孤儿院。”

“好,马韩、赵虎你们跟我走,蒋翎你们通知其他人准备接应。”展耀听到信息立刻就要出发,甚至桌子上的外套都忘了拿。

“小耀,你必须休息了,从早上你到现在没有休息过,而且中午开始水米未进,现在是凌晨一点,你现在去根本找不到人。”出事之后,白磬堂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sci,她看着展耀分析线索、模拟凶手心态,看着他沉静自若、在背人的角落双手却在微微颤动,看着他每一分钟总比上一分钟更阴沉的脸色。白磬堂焦急,但是她知道现在的展耀只会比她更焦急,她必须保证在一个弟弟回来的时候,另一个弟弟不能倒下去。

“走,跟我去休息一会儿,如果你倒下了,羽瞳就真的回不来了。等到明天早上,你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说着,白磬堂拿起桌子上的外套,拖着展耀来到组长办公室,把他强压在沙发上。

展耀坐在沙发上,像是没有回过神来愣愣的直视前方,然后他的冷静他的沉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土崩瓦解。他当然知道现在去找人没有结果,可是他不敢停下、不敢松懈。“姐姐,我睡不着,已经八个小时了,这八个小时以来,我越分析绑匪的心态越害怕。你我都了解小白,如果那人真的、真的想对他做什么,我们就、就再也见不到小白了。”声音里隐约已经带了哭腔。

“我知道,我都知道,小耀,我也害怕,可是我们也不能小瞧了羽瞳,他是sci队长,有丰富的对敌经验,他会保护好自己的,我们要相信羽瞳。如果他回来了,你却病倒了,那么你俩到底谁照顾谁啊,对不对。”白姐姐慢慢的将这个身心俱疲的弟弟拥在了自己的怀里,看着他强迫自己闭目养神,浅浅的睡去。白磬堂知道她这两个弟弟从出生就揉在了一起,乐一起乐,伤一起伤,痛一起痛,死……也一起死,纯粹的白羽瞳和纯粹的展耀本不能在这世间存在。

光明孤儿院,凌晨6:30

“展sir,根据蒋翎的调查,每天早上6:30袁华都会到孤儿院参与孩子们的早操,现在他就在孤儿院里。我们现在就把他带回局里审问。”

“不用,你们在外边等我,我自己进去就行。”展耀把同来的马韩和赵虎留在孤儿院外,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二十分钟之后,展耀走出来,分派任务:“马韩你把袁华带回局里,赵虎带人跟我来,据袁华交代尹钤藏匿在大帽山一处军事防空洞中。我们先赶过去,另外通知蒋翎,查出具体位置后,发到我的手机上。”

赵虎听完指示立刻跟着展耀上了车,没有看到被马韩带出来的袁华神情恍惚,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就像是在噩梦中突然惊醒一样,只是好奇袁华这是突然醒悟、改过自新?为什么怎么快就把自己的同伴交代了出来。

赶往大帽山的路上,赵虎发现明明已经浅眠了一晚的展耀脸色苍白可怖,昨晚在白磬堂怀里恍惚不安的展耀被强行压制,又变成了面对蓝成霖时的高深莫测。

赵虎的观察被一段急促的铃声打断。

“展sir,大帽山根本没有军事防空洞。我查了大帽山的地形发现大帽山北部靠近学校和居民区;南部沿海,人迹罕至并且连树木稀少,更合适藏匿。”蒋翎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赵虎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白sir到底在哪儿?


Fall Down——第五章

还是上图片吧,不要调戏敏♂感♂词了。最多一章后,反派就便当!我发誓!




昨天一时脑洞写了一篇高阳、展耀魂穿的文,有人指责我说tag打的不对,那我就不发了,大家想看的移步我的首页吧,我不喜欢被人讨论、也不喜欢被人指教,如果再出现的话我可能就逃跑了。我这人笨,学不会规则,我跑还不行吗,对吧。